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新文章

山东济南合作社要当行家也需要帮家豆豆

2019-10-09 15:21:12  小刘娱乐网

济南市历城区田丰蔬菜专业种植合作社成片的白菜还“长”在地里,已成了附近村民茶余饭后的谈资。在蔬菜品种的选择上,陈学奎犯了“把所有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的错误,在基础设施建设上的盲目也让这个“门外汉”花了大价钱却没得到好的收益。

经验缺乏

赌注输在白菜上

在合作社西北角,记者见到了一个长约百米,宽约几十米的“阳光棚”。说起这座棚,合作社工作人员陈师傅意见颇多,“所谓的阳光棚不过是在钢架结构外铺上了一层塑料薄膜。”陈师傅告诉记者,这种棚光好看,不实用。“冬天,中午太阳好的时候,温度能到20多度,可是,一到晚上,温度就与室外没啥区别。要是起初建成普通大棚,种些黄瓜、西红柿等的细菜,现在也早挣钱了。花了这么多钱,种的鲍芹也不孬,可是销不出去,真急人。”

对于“为什么会建这样的大棚”时,合作社理事长陈学奎的解释是,“为节省成本和提高土地利用率”。可与他的初衷相违背的是,这样成本并没有下降,反而上升。因为,晚上温度太低,为防止冻坏蔬菜,还需要在大棚里额外铺设小拱棚,“晚上把小拱棚盖上,白天再把小拱棚掀开,一来一去,徒增人工成本,保暖效果还不好,有些蔬菜都被冻了。”

实践经验的缺乏使合作社在发展初期就遭遇了“成长之痛”。现在,合作社本该收获的鲍芹还无奈地长在地里。仓库里还有成堆的萝卜、胡萝卜和白菜在待价而沽。

资金匮乏

10年补贴不敌一次“菜殇”

田丰蔬菜种植合作社的资金来源主要有两个,“一是自有资金,二是民间借贷。”

陈学奎说,其实,他最希望的是能从银行贷款,可是银行贷款限制多多,“对合作社,银行一般要求贷款额度不低于百万元,少了不贷,如果以农户身份贷款,银行可提供的贷款额度又太低,不过几万块,且手续繁琐。”而多数时候,陈学奎需要的是十几万的流转资金,于是“两不靠”的陈学奎在需要资金时多是通过民间借贷,高利息大大增加了合作社的经营成本。

对合作社,虽然政府有补贴,但陈师傅认为政府补贴只能是在行情好时起个“锦上添花”的作用,今年,田丰蔬菜种植专业合作社能够领到的补贴约为20万,但陈学奎告诉记者,虽然合作社成立不到半年,他已经投入资金达200多万。

引导缺失

当完“红娘”懒得帮忙

据陈师傅介绍,陈学奎承包韩西村土地成立蔬菜合作社当初是作为唐王镇的一个招商引资项目引进来的。合作社成立之初,镇上很热心,但种子播下去,相关部门便不复往日热情。记者采访时还了解到一件怪事:在白菜收获初期,该合作社经镇上介绍,还接受过某中央媒体的采访,当时他们的白菜只卖了一小部分,但是宣传时,合作社负责人却说自己的白菜几乎全卖完了。说及此事,陈师傅说:要是当时老板不那么爱面子,说说今年卖菜的难处的话,说不定我们的大白菜也像“爱心大白菜”那样早卖完了。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相当一部分合作社成立后在面对起伏不定的市场时,其实非常渴望相关部门的引导、规范和扶持。今年白菜价格惨淡,章丘市相公镇牛一村种植的大白菜价格却没有受影响。该村支书牛华卜介绍,自从注册品牌和被评为章丘名优农产品后,他们村的蔬菜销量和价格都大有增长。

田丰合作社大棚里已到收获期但没有销路的芹菜。

就田丰合作社的遭遇,记者采访了省农业厅经管处两位专家,他们给出了一致的意见:要从机构设立、生产指导各方面对合作社进行规范。

对于订单农业频现的不履行合同问题,省农业厅经管处刘宁告诉记者,这些主要缘于相关合同的签订缺少监管部门参与和监督。他说,订单农业在兴起之初曾在解决农产品卖难方面起过积极作用,但是由于部分农民和企业法律观念淡薄,很容易出现某类农产品市场价格一旦大大高于合同约定价格,生产者反悔;而如果大大低于合同价格,收购商又常常不履行合同的现象。他建议:合作社在和企业签订订单合同时,最好有农业、工商或司法部门在场指导或公证。

农业厅经管处刘德先接受记者采访时建议:农业合作社自身发展需要规范性。他说,不少合作社还是企业运作模式,执行缺乏规范性。各合作社一般要求社员现金入股,合作社负责人跟社员之间成了买办关系,而不是生产关系。

他还建议,应该有专门的机构对合作社进行扶持、服务。现在我省的合作社数量已占到了全国八分之一,接下来不是发展数量,重要的工作是要放到规范合作社发展,扶持合作社做大做强上来。

京翰教育

太原京翰教育图片

合肥京翰教育中考冲刺辅导

友情链接